当前位置:
业界聚焦
香港大额保单融资魔术 杠杆率升至18倍
时间: 2012-07-26   

       外界对大额保单(Jumbo Insurance Policy)的用途,第一反应便是资产传承。其是一种隐含利益冲突和道德风险的安排,为海外私人银行广泛运用在各种资产规划的方案中。

  目前在境外,许多高净值人士更喜欢采用信托与人寿保险组合的方式,进行遗产传承,提高资金运用效率。保单可提供杠杆和现金流,信托则用来实现长期稳定的资产传承,并一定程度地消除利益冲突。

  大额保单融资:0成本?

  目前在香港地区,各类保险公司都为高资产人士提供不同的大额保单安排。虽然这些大额保单的原理基本相同,但其保费金额、身故赔偿金数额、保险受益的计算、保单的现金价值以及保险成本的计算都不尽相同。

  环亚资产规划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叶一舟向本报介绍了一个基本的大额保单与家族信托组合的传承、融资方案。

  2010年,内地人孙刚(化名)通过置业投资移民香港,其中在香港购买物业的房屋按揭为200万美元。在中国内地,孙刚的职业为一家项目工程公司的老板。已经到达不惑之年的孙刚,仍是家庭唯一的经济支柱,且背负了包括房贷在内的大额负债。

  这一背景下,孙刚产生了购买大额人寿保险以转移风险的想法。

  目前,孙刚手上拥有约60万美元的现金流。为避免自己发生意外后,生意上的债务债权会牵扯到家庭成员,孙刚想以房屋按揭的负债额为标准,买一笔保额为200万美元或以上的人身险保单。若以60万美元作为保费,保险公司核保评估后,认为孙刚能获得的人身保额高达300万美元。即,向保险公司一次性缴付60万美元后,此保单的受益人会在孙刚身故后,获得保险公司偿付的300万美元,杠杆比例为5倍。

  正当孙刚人寿保单核保时,他被告知,公司拿下了一个大型工程项目,亟需100万美元左右的前期投入。这时,捉襟见肘的孙刚陷入纠结。如果将60万美元用作购买寿险,公司工程就无法兼顾;最好的打算是,将60万美元投入项目中,再向银行贷款40万美元,这个工程将会在几年后收获颇丰。

  这时,叶一舟给孙刚提出了保费融资的资产规划思路,此方案既能

  解决孙刚的保险需求,又可使其从银行,就此保单的保费部分获得融资。

  首先,孙刚与保险公司签订协议时,需要将这笔保单的受益人定为他所成立的一个家族信托。他的家庭成员都是这个信托的受益人。同意向孙刚贷款的银行,将与这个信托签订一份协议,并以这份保单的现金价值作为抵押品,向孙刚提供一笔保费融资。

  目前在香港的市场情况下,融资额可以做到保单现金价值的九成。保单首日的现金价值,一般为缴付保费的80%。也就是说,孙刚一次性缴纳了60万美元的保费,大概能从银行获得43万美元的贷款。这样下来,孙刚购买这份300万保额的保单,只花了约17万美元的成本。这时,保额与实际支出保费的杠杆已由5倍上升至约18倍。

  此外,若将孙刚其在香港资产(物业,股票,股权等)抵押给香港的商业银行,申请一笔贷款,上述17万美元的现金流压力,亦能被释放。

  即,孙刚实现了在无需投入现金的情况下,即时拥有了一份保额为300万美元的大额保单。他每年需承担银行保单贷款利息为1.95%(贷款利率一般为LIBOR加1到1.5个百分点,保费融资贷款利息1.5%,资产抵押利息3%,计算公式:1.5×0.7+3×0.3=1.95%),这低于万能寿险保单的给付利率(目前市场行情约在4%到5%),意味着可以稳收息差。他也可将保单现有的利息收入存于保单内滚存,以提升保单的未来利息收入。

 提前兑付设计

  另一个发生在美国的真实案例是,2005年6到11月间 阿瑟·克拉姆(Arthur Kramer)通过其名下的三间公司购买了七份大额寿险保单,所有的身故赔偿金都指向一个家庭信托。他的三个成年子女作为该家庭信托的受益人。阿瑟是纽约州律师,纽约律所Kramer Levin Naftalis & Frankel的创始人之一。

  阿瑟不仅使用了大额保单与家族信托结合,而且通过转让信托受益权,让受益人贴现了身故赔偿金。

  事实上,除了资产保障与传承外,高净值人士还可以通过转让保单受益权的方式,提前兑付保额。

  例如,阿瑟后来又通过转让家族信托受益权的方式,间接将保单的受益权转让给了包括瑞信银行(Credit Suisse)在内的众多机构投资者,由投资者支付对价给其子女,从而提前兑现了身故赔偿金。

  然而,这种提前兑付有可能会造成一些法律冲突。

  2008年阿瑟去世后,其遗孀爱丽丝(Alice)拒绝将阿瑟的死亡证明交给包括瑞信银行在内的投资者。对于这些投资者来说,没有阿瑟的死亡证明,他们就没法向保险公司要求赔偿。双方就保单的有效性问题诉争至法庭,从而使这个案例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段和段律师事务所香港分所高级顾问王小刚认为,从财富传承与保障的角度来看,这个精巧而又复杂的安排,体现了方案设计者设计结构的高超技巧和对实践的准确把握。对于中国的高资产人士来说,颇有借鉴意义。

  此外,并不是所有投资者都能够受益于这种保单与信托结合的形式。保险公司在批复核保保额时,普遍按是否具有可保性的原则来考量,其一就是被保险人所拥有的保额是否与其家庭净资产相匹配,其二被保险人的个人的健康状况。

  在上述孙刚的例子中,他需要满足保险公司为他开出的两个条件。首先,其资产净值为所拥有保额的的4至5倍,即1200万美元或以上;其次,孙刚购买上述保险时,身体健康。因为每份保单的杠杆比例由被保险人的年龄、生活习惯(是否吸烟)等条件决定。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