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业界聚焦
艺术品保险 止步临时大展?
时间: 2012-12-17   

       中华艺术宫“法国奥赛博物馆珍藏展”布展现场。数据显示,艺术品的损失中有40%来自运送与装卸不当,38%与盗窃有关。
       中华艺术宫“法国奥赛博物馆珍藏展”展品的保额高达1.85亿欧元;苏州博物馆“沈周特展”展品的保额为2400万元人民币。艺术品保险,作为艺术品金融领域的一支,正逐渐进入国内的艺术品领域。《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在采访中发现,由于客观条件的制约,中国的艺术品保险业务目前主要满足于临时性大型展览项目的刚性需求。
       陆斯嘉
       近来,有关艺术品遭窃的消息时有报道。上月,三名男子闯入南非普利托利亚博物馆,劫走南非著名艺术家价值200万美元的艺术品;几天后,菲律宾政府又放出消息,140多幅毕加索、凡·高等著名画家的作品在前统治者执政期间被偷或变卖。更早前,北京的“7·21”暴雨使798、宋庄等艺术区多家画廊作品受损。
       上述失窃或受损艺术品如果上了保险至少可以弥补账面损失,但现实情况是,全球除了在欧美地区,始于上世纪90年代的艺术品保险业务的全面成熟远未到来,无论是南非的这间博物馆还是菲律宾政府只能坐看亏损。
       两项大展,保额悬殊
       正在上海中华艺术宫举行的“法国奥赛博物馆珍藏展”呈现了奥赛博物馆珍藏的19世纪中后期到20世纪早期代表西方绘画写实主义的87件油画精品。1.85亿欧元,是组织方透露的展品总价值,这个数字正是这批画落在保险合同上的“约定价值”。
       制定这份“约定价值保单”的是和奥赛博物馆常年合作的与法国安盛艺术品保险同属一个集团的丰泰保险(亚洲)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1.85亿欧元的保额由其独家承担。该公司副总经理袁颖晖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采访时透露,艺术品保险的费率通常为千分之一至三。按此计算,中华艺术宫为了奥赛珍藏展所付出的保费为18.5万欧元至55.5万欧元,折合人民币150万至452万元。中华艺术宫出于项目保密协议规定,不便对外透露实际保费。
       正在苏州博物馆举办的“沈周特展”,展品来自中国、瑞士、日本共14家博物馆,由中国人保财险提供艺术品综合保险。50件展品的保额与“奥赛展”悬殊颇大,为2400万元。去年举办的“毕加索中国大展”的62件作品保额为10亿元人民币。2010年上海世博会法国馆包括凡·高画作在内的7件艺术品,保额高达10亿欧元。近年来,媒体报道中的中国艺术品保险几乎都围绕着大型的国际化展览,反观国内白热化的艺术品拍卖和金融化,保险似乎与之无缘。
       国内一度迸发的艺术基金、艺术信托以及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产品目前或正在降温或逐一停盘清退。艺术品保险进入国内的时间略晚于上述两种艺术品金融化业务。艺术从业者对这个险种的陌生、保险成本大、市场条件限制、甚少的媒体关注以及保监会的监管,一方面减慢了艺术品保险的步伐,一方面也使该业务在国内更趋于软着陆。
      GRASP给国内博物馆“找茬”
       据上海商学院副教授窦莉梅及研究助理邵嘉晖、陈永祥的研究,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安盛保险的前身、当时致力于火灾保险的北极星保险公司意识到私人收藏家有购买艺术品保险的需求,于是将艺术品保险从普通保险中单独隔离出来,艺术品保险逐步在欧美推行。目前,西方的艺术品保险市场发展较快,具有代表性的包括法国安盛艺术品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私人客户部、美国丘博保险集团、美国消防员基金保险公司以及圣保罗旅行者保险公司。
       在成熟的保险体系中,参与者不只是投保人和承保公司,欧洲标准评定委员会、第三方评估机构、博物馆经纪人、全球风险合作伙伴都是重要组成部分。2011年5月故宫失窃案件发生后,对艺术品保险了解甚少的国内业界开始留意到这一业务的保障性。去年6月在京举办的一场交流会上,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到了保险人所说的“全球风险合作伙伴”,简称为GRASP,它作为一项独立的风险管理工具,对艺术品运输、仓储、展藏过程中的防火、防盗、防水、温湿控制、设施管理等各方面进行约1200个安全主题评估,形成的评估文件就成为保险公司核保的重要依据之一。
       袁颖晖介绍,GRASP的测评分由低到高显示“红黄绿”三色,评分高于85分为绿色,意为安全,一次测评结果的有效期为3年。GRASP目前覆盖了欧美的300多家博物馆。在GRASP有效期内,这些博物馆间如交换展品,无需再提供场地设施报告,保险公司也免于风险评估,直接出具保单。GRASP的科学和便利性使之正被推向整个欧盟体系,但GRASP目前尚无制作中文版的消息。
      “奥赛展品到中华艺术宫展示,这个新的场馆是此次保险中很特别的部分。原来的安排是展前由专门的风险工程师为中华艺术宫做GRASP测评,根据结果给出场地改进意见。但由于此次上海美术馆搬迁及中华艺术宫开展时间安排方面的原因,该风险测评只能延后。” 袁颖晖向《艺术评论》表示。
       据了解,目前包括新加坡机场内免税的艺术品仓库等机构已加入了GRASP计划,其中新加坡免税艺术仓库显示为绿色,GRASP评分高达99分。目前国内应用GRASP的机构仅有个别几家,其中之一是民营的今日美术馆。今日美术馆第一次接受GRASP测评时总分低于85分,经过改进,第二次测评时已提升为绿色(高于85分)。今年10月18日,苏州博物馆接受了GRASP测评和改进建议,提高了展馆监控探头的覆盖面以及风险管理水平。
       上周,苏州博物馆向《艺术评论》表示,其GRASP评分达96分,近日将获得颁自伦敦的证书。GRASP认证有利于苏博今后与欧美博物馆互换展品,在相同条件下,苏博将有优先借用权。
       在应用GRASP的案例中,国内博物馆存在着制度缺陷的共性。当被问及“一旦发生小的火灾,是否有撤离展品的应急预案”,有的博物馆的第一反应是“我们首先保障人员安全”,此外在人员培训、安全制度执行方面,都有待防范意识的提高。在业内人士看来,相比于物的风险防范,增强人的风险意识更重要。
       发展艺术品保险如何清障
       2010年3月,中央发布了《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要求各保险机构探索适合文化企业特点和需要的新型险种。同年12月出台的《关于保险业支持文化产业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确定了人保、太保等3家试点公司及11个险种,其中就包括艺术品综合保险。2012年出台的《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明确要大力发展我国的文化产业。这些指导意见为艺术品保险业的发展奠定了市场宏观环境。
       从市场运作层面来看,人保、太保等企业初涉艺术品保险,操作经验和业务模式尚在探索期。此外,承保能力与国际企业相比,也还有距离。
       一年前,纽约摩帝富艺术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亚洲区总经理黄文叡接受《艺术评论》采访时表示:“我们基金在国内是跟平安签保险协议,但平安的承保金额很有限,必须通过后面的安盛再保。平安只能接受一年按既定价值来保险,且最高的承保金额不能超过一个数字,如果同一个地点承保金额过高,就会要求你分散地点,以此分散风险,那我们自己必须要估算,进仓库的价值不能超过一个总值,超出部分保险就涵盖不到,超出部分的金额也不会赔。”
       一年前,安盛香港区总经理孙贵珍向《艺术评论》透露,该公司的承保能力为2亿美元。袁颖晖上周表示,“奥赛展”1.85亿欧元的保额“完全在我们的承保范围内”。2012年7月在北京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大英博物馆中国瓷器展览,安盛承保的风险标的为1.3亿英镑。
       承保能力之外,艺术品保险在中国发展还受制于市场条件,这在艺术市场研究中心的执行总监马学东看来,甚至是“(业务)未出发就遭遇瓶颈”。他认为,艺术品保险在中国首先遭遇到的最核心的瓶颈就是对于参保艺术品价值的认定,缺乏独立的艺术品价值评估机构,保险无从谈起;第二,运输装卸损失、盗窃损失、火灾水患分别占到艺术品损失的40%、38%和18%,缺乏好的运输及物流公司,对保险公司的承保能力(赔偿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第三,艺术品动辄千万元上亿元,投保人的道德风险必成为保险公司最为忌惮的一点。
       一位行业专家也对《艺术评论》记者强调:“必须十分警惕利用保险洗钱,用巨额黑钱购进艺术品并蓄意毁坏,获得的赔偿金就是‘白’的了。保险公司就算万分小心也不可能完全避免。”此外,艺术品出险后的评估、修复问题也是一个难关。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采访获知,尽管缺少独立可信的艺术品鉴定与估价机构,一些海外大型保险公司正在建立内部数据库,同时铺设与各大博物馆的沟通管道,并成立研究基金资助公立博物馆的藏品保存和修复项目,这一合作与共赢的局面,可以帮助中国的鉴定和修复项目。另外,国际老牌的艺术品仓储运输机构,如Helutrans Group、IFAS以及 Crown Fine Art进驻北京、上海,建立艺术品仓储部门也有助于提高运输和仓储的行业水准。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蓬皮杜中心藏品展览提供运输的Crown Fine Art,去年6月获得了GRASP对其比利时、德国、荷兰、芬兰、俄罗斯以及伦敦的部分仓储地的认证,但上海、北京、香港暂时不在GRASP认证名单中。Crown Fine Art上海总经理Jane告诉《艺术评论》,目前本地仓储艺术品的空间为500平方米。作为一家民营美术馆,今日美术馆得到GRASP的96分也使之并肩于欧洲300家美术馆的设施。阻碍中国艺术品保险发展的屏障,在最近一年的发展中被业界尝试解决,艺术品在中国软着陆的空间慢慢打开。
       目前全球的艺术品保险市场总体规模约为在4亿~5亿欧元,其中60%属于私人和企业收藏。国内艺术品保险市场规模尚无统计数据,专家表示,我国艺术品保险业务目前主要满足于临时性大型展览项目的刚性需求。不久前,安盛刚获得保监会批复,准许其在中国的第四项艺术品保险业务,即商业性画廊和拍卖。此前,已批复的有私人和企业艺术品保险、艺术品运输和展览保险和博物馆运输展览保险。
       目前国内画廊、艺术基金购买保险的例子还很罕见。尽管遭遇了北京“7·21”暴雨侵害,但一位最早进驻北京798艺术区的画廊主告诉《艺术评论》:“我们知道漏雨点在哪里,把画搬离那些地方就可以了。现在画廊交易的艺术品越来越少,艺术品的估价难有统一标准,除了国外的大画廊会买保险,大部分一般画廊去弄一个艺术品保险意义不大。”对于国内动辄两至三年快进快出的艺术基金和信托,一位保险业人士表示:“不太倾向做以投资、投机为目的的艺术品项目保险。”